聚四氟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四氟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偷了我的石碑

发布时间:2019-12-10 18:12:41 阅读: 来源:聚四氟乙烯厂家

好的故事,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生活,却远比它们更加真实,更加恐怖。

——题记

如果你读过金庸金老爷子的《鹿鼎记》,肯定会记得书中“只要龙脉一断,大清就亡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小说中的很多江湖人都说过。

一天,韦小宝与双儿一起来到关外的鹿鼎山,鹿鼎山在山海关以北,也就是今天的东北地区。

他们打开了满清的宝藏库,库内以金为山,以银为水,奇珍异宝数不胜数,原来大清的龙脉就在这宝藏之内。

龙脉,简单理解就是王朝的发祥地,也就是龙兴之地,它关乎着整个王朝的兴衰,故而动不得。

龙脉这一说法,是针对整个王朝来说的,说的比较大。如果往小的说,每个家庭,或者每个公司,通常也都会有自己的镇宅之物,比如公司门前停放着的两尊石狮子,比如某些家中文昌位摆放着的富贵竹,不再一一列举。

你可以想一想,在你的身边,有老房屋拆迁,或者新房屋建造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见到一些看似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些东西说白了,就是镇宅之物。尤其是在农村,颇为盛行。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多多少少应该都会看到过。

我是农村土生土长的孩子,从我记事起,到去大学求学之前十八年的光景,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乡下度过的。

那个时候我大概只有八九岁的样子,印象中刚读小学三年级。

有一户邻居的孩子,到了快要结婚的年纪,他们就把自己家那间原先厚厚的青砖灰瓦堆起的房子,换成了两层红砖绿瓦的小楼房。

我小时候比较皮,平时不上学的时候就喜欢东窜西窜的跑着玩。其实上学的时间,大多数也都是在外面玩,我的老师管不住我,也懒得管我。

喜欢凑热闹的我,那天就去了他们拆迁现场。我清晰地看到,他们从房屋下面挖出了一根奇异的木棍。而且挖掘的时候,小心翼翼,从地下拿出来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把它给弄坏了似的。

记忆虽然很遥远,但是我对那根木棍的印象却很深刻。那是一根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粗的木棍,给人的感觉却特别的结实。

木棍从上到下弯弯曲曲的,像是一条正在地面上蜿蜒爬行的蛇。木棍的头顶刻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那是龙头。

一根刻着龙头,身体像蛇,成年在黑暗中与泥土为伴龙头棍,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太阳。

这根龙头棍后来的去向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在他们新房屋建造好之后,它应该又再次蜷缩在了那个狭小,黑暗,又密不透风的地方,和泥土做邻居了。

那就是他们的镇宅之物。

说的玄幻一点,镇宅之物的目的,就是镇住妖魔鬼怪,驱邪祈福,化凶为吉,保佑家宅平安。

这个说法我们不做深究,上面所提及到的,邻居家久远的故事,我们也不做详细的描述。

下面我给大家说上一个在我朋友身边发生的事儿。

我觉得这件事儿,和龙脉,镇宅之物,有着莫大的关系。

为了保护我朋友的隐私,也为了保护她们公司的隐私,文中出现的人名我将采用化名的方式。

就在昨天晚上九点多钟,我刚从外面吃过晚饭,走在回居住小区的路上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我的这位朋友。

我的这位朋友是个长得挺水灵的小姑娘,同时,她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茗初。

“茗初?”我迎面走了上去,和她打着招呼。

也许是因为大冬天天气的缘故,我靠近她之后,感觉到一阵的寒冷。准确的说,应该是阴冷。

“呀,德中,我正打算去你小区找你呢,没想到竟然在小区附近遇到了你。”

我叫周德中,是一个靠卖弄文字,写点故事讨生活的人。

“外面天冷,走,进屋说。”我说着,带着茗初来到了我所居住的小区。

“大老远的来找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儿?”我一边说着,一边给已经坐在了沙发山的茗初,递了一杯开水。

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的手冷冰冰的,我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急忙把手收了回去。

“也没什么大事儿。你不是写故事嘛,我特意给你送素材来了。”说完还笑了一笑。茗初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到哪里都不会感到拘谨。

我一直觉得,这类性格的女孩,不管到哪,都不会令人觉得讨厌。

茗初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这家国有企业在全国有很多的分公司,她就在其中的一家分公司,从早到晚地忙碌着。

据茗初自己讲,她所在的这家分公司是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去年年底政府要修地铁,刚巧茗初上班的这个十字路口被划分在了修地铁的区域内,政府在修建地铁的时候,顺带把她们分公司的地基给挖断了。

“从公司的大门走进来,首先会看到道路的左侧有一棵大榕树,榕树的下面,立着一块石碑。那石碑通体的黑色,上面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字,那些字没人认得。那块石碑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墓碑。”

我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石碑。

当即就随口问了下茗初:“这块石碑,是什么时候开始立起来的?”

她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她们公司里面也没有人能说得清。据说是公司房子刚建立起来的时候,这块石碑就已经存在了。

因为地基的断裂,导致她们公司大楼的整个地面都裂了,那块石碑的底座也跟着断裂了。

“从那块石碑断裂之后,我们公司就开始发生一系列诡异的事件。”

“都有哪些诡异的事发生呢?。”我不自觉的放下了手中的水杯,认真听起茗初讲述着她那惊心动魄的故事。

“那块石碑断裂之后,我们公司的人也没太在意。石碑就一直处在那里,没人管,没人修。紧跟着,怪异的事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我直直地盯着茗初眼睛看了起来,我想从她的眼睛里搜寻点什么。她发现了我的异常,觉得不好意思,低头喝了两口水,然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讲起来。

“第一件事,石碑断裂后的半个月,我们部门的杨总突发心脏病,而且病情及其的严重。他以前,挺健康的一个人,心脏也没出过什么问题。”

我看着她,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为了治疗心脏病,专门飞去了北京,做了换心手术。在家调养了一阵子,然后重新回到了公司,回到了部门总经理的位置。

但是回来之后的他,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再像之前那样爱说话,整天阴沉沉的。偶尔说一句话,还是那种神经兮兮的话。

“都说些什么呢?”

“他经常会对着镜子看很久,然后就会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小声嘀咕:这谁啊?这不是我啊,我是木子啊!”

“后来呢?有找医生治疗吗?”

“后来就疯了。疯了之后,公司高层就把他给辞退了。”

茗初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我也跟着抿了一口。

“有点意思,你继续讲。”她的故事显然勾起来我的兴趣。

“杨总被辞退之后,副经理坐上了他的位置。刚上任没多久的一天夜里,在回家的路上,走丢了,到现在都没找到。”

我不自觉地紧了下眉头。

“另外一个部门的经理,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在家休假。公司从内部员工中,挑选出了一个比较出色的,暂时先顶替着他的位置。虽然是暂定顶替,也是刚上任还不到两个月,就突发离奇的死去了。”

“死的时候有什么征兆吗?”我已经隐隐约约觉得,这几个人身上发生的事儿都不太寻常,背后一定有着莫大的联系。

“有,抑郁症。头一天开会还好好的呢,有说有笑的。那天开会迟迟没看到他的人,就打电话去他家里询问情况。这一询问才知道,人已经死了。

据他家人讲,他往年从没有什么抑郁症病史,就是刚上任这一两个月才有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个问题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能敷衍的点了点头,装着一副思索的样子说道:“确实挺奇怪的。”

“还有就是,我们公司的女员工,只要是怀了孕,还坚持在工作岗位上的,基本上都是到六七个月孕期的时候,就会流产,无一例外。”

“所以你申请调离了那里?”

“是的,我可不想这么早,就莫名其妙的死去。世界上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等着我去享受呢。”她一边说着,一边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但是我却没感觉到轻松,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关联。我突然想到了她一开始提起的那块石碑,那块像极了墓碑的石碑。

“那块石碑呢?那块石碑现在怎么样了?”我突然向她问道。

“我现在已经不在那里了,据我之前的同事讲,公司也感觉到了邪乎,就找了一个风水大师过去给看了看。

大师到了公司院子内,左瞧瞧,右看看,然后就把眼光锁定在了那块断裂的石碑上。

大师大意是说,让公司赶快把那块石碑给修补好。并且还叮嘱说,那是公司的镇宅辟邪之物,要看护好,不能再次被损坏了。

接着,公司听从了大师的建议,把那块石碑给修好了,并且安放在了它原本所处的位置。”

“那,接下来呢?还有怪异的事情发生么?”

“还别说,从那之后,再也没听说,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时候的茗初伸展了下懒腰,打起了哈欠,掏出手机看了看。那意思是对我说,时间很晚了,她要回去了。

跟着,我打开了房门,把她送出了小区,送到了出租车上。这个时候,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我刚把茗初送到车上,就接到了另外一个朋友的电话。

那个朋友和茗初的关系很好,她们是好闺蜜。

她在电话中泣不成声地对我说:“茗初,走了!”

“走了?”我以为是茗初从我小区出来,被她遇见了,故而我装着一脸疑惑的问道。

“走了。去了远方,那边没有痛苦,没有悲伤。”

“不可能,刚才我还和茗初在一起聊天呢。”到这时候我才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我以为她是在跟我开玩笑,立即反驳道。

“怎么可能,她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

“什么时候走的?”

“今晚九点多钟,在自己工作岗位上走的。”

九点多钟,正是我在回小区路上,遇到茗初的时间。

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杨洁linda福利

长泽奈央高清

夏雨涵照片

甄甄照片

美芝写真集

好番号

娜依灵儿高清

李妍静最新

台湾丝袜尤物 Kaylar

美女黑丝居家私房照

VGD122 卑猥なLカップ 沖田杏梨

LOVEPOP 日本学生装可爱女优水嶋アリス私房照 NO.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