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四氟乙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四氟乙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改变西汉历史走向的两个女人王昭君和王政君

发布时间:2020-12-29 10:51:20 阅读: 来源:聚四氟乙烯厂家

改变西汉历史走向的两个女人:王昭君和王政君

历史既然是人的历史,自然就说明,历史是由男人和女人一起书写的。之所以要强调女人,是因为女人在历史上的地位常常被人忽略。中国的历史,至少有一点可以说明女人的重要性,那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皇帝都是女人生的,而另外百分之一,则是女人自己。

中国的历史上,女人的地位一直被人为地压抑,大约与孔子有着莫大的关系。其实孔子也相当地可怜,他本身是属于婚外情儿童,跟自己的老婆又离了婚,实在属于那种被女人伤害过多次的问题青年,因此,在当时的知识体系下,他对女人抱有偏见,也是十分有情可原的了。

但是很显然,不管孔子以及他千秋万代的弟子信徒们如何蛊惑人心、贬低女人,女人们自己仍然很清楚如何获得支配资源的能力——这是决定女人社会地位的重要因素——那就是,扶持好自己的儿子,控制好自己的丈夫,按照现在的说法,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在一个男人占主导支配的社会中,靠焕发自身能力来获得认可的社会成本,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敢于付之实践的。

我记得张无忌的妈曾经在《倚天屠龙记》中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我认为张妈妈完全具备哲学家的世俗气质,尽管中国古代女人的小聪明大都是中国文人意淫出来的,但是通过观察现在的女人也不难发现,美丽的女人至少具备骗人的先天优势。现代社会之于历史的进步在于,知识女人们即使依仗了美丽的外表获得了话语权,一般也不屑于承认其美丽对男人的决定性影响。比较标志性的现象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杂志封面被美丽的女人占领,而面目丑陋的女人则只有通过揭露负心男人来强调女人地位,不管是杯具,还是洗具,她们都是活生生的存在。至于骗不骗的,只是不同语境下的不同表述方式而已,女人其实并不那么会骗,男人也并不那么容易被骗,骗与不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仅此而已。

让我产生这番奇思怪想的并不是武则天,而是汉朝的两个女人。一个叫王政君,一个叫王昭君。这两个女人都能跟汉武帝扯上点关系。

王政君的爷爷叫王翁儒,汉武帝的时候著名循史,手握生杀大权,汉武帝嗜杀,任用酷吏,大量捕杀无辜和有微小过错的人,王翁儒作为绣衣使(武帝时,侍御史又有绣衣直指者,出讨奸猾,理大狱,而不常置。直指而行,无苟私也。衣以绣者,尊宠之也)就不大买汉武帝的单,放过不少人,并因此被免官。他后来说“听说给千人活路,子孙就会因阴德而封侯,我给了两万人活命的机会,后世必有兴起者。”他的儿媳妇王政君的妈于是告诉他一个秘密:怀孕的时候,曾经梦到月入怀中。

我们必须注意中国古代女人的这些小伎俩儿,孩子还在他们肚子里的时候,她们就开始为孩子的未来铺路了。据说后汉时孙坚的老婆怀孙策的时候,也梦见过“月入怀中”,而她怀孙权的时候,则把月亮换成了太阳。我并非曾经时刻监视这些历史名女人的梦境,因而怀疑她们梦的真假,只是觉得一个女人怀孕时间长达九个多月,她可以有无数个不同内容的梦,基于过去女人受高等教育机会之渺茫,太阳也好月亮也好,自然极有可能成为进入梦境相对频率较高的东西,但是当然不能排除还可能梦见其他不堪的东西,但是女人们深知预兆的政治暗示力量,当然要报喜不报忧了。

按照王妈的预言,王政君显然必定是个大富大贵的命,以至于还没有过门,她的第一任丈夫就死了,第二个不要命的是一个王爷,竟然胆敢纳这位贵人为妾,自然也是不等床上运动,也及时地死了。万般无奈之下,王政君被送入掖庭,进入了太子刘奭的后备老婆人才库。

而刘奭最宠爱的女人司马良娣刚死,对其他女人一概不感兴趣,于是太子老妈出面把太子的后备老婆们弄一块来,逼着刘奭选一个。要说王政君有脑子那可不是盖的,那天,所有后备人才穿的衣服颜色都差不多,唯有她穿了岔色的衣服,至于为什么会别人都穿一样的,就她两样,历史上没有记载原因,在下于是发挥想象力一相情愿地认为政君小姐很有可能事先获得了招标内幕,并做了手脚。果然,刘奭随手就把她指了出来。

王政君就此踏上了权力的快车道。

从她18岁开始,一直到70岁,经历了五任皇帝,她的公公宣帝,丈夫元帝,儿子成帝,以及哀帝和平帝。这期间汉朝一直是外戚王氏家族掌权,后来终于被睁政君的侄子王莽改了朝换了代。而王氏家族成为汉王朝的实际控制者就是从王政君当了皇太后开始的。

如果没有王政君,大汉想必不会有东西汉之分罢。

话说王昭君。王昭君大名鼎鼎,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中的“落雁”,她和王政君其实是一个时代的人,至于她人长的多漂亮,反正咱都没见过,只能凭想象了。她可以入选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应该不是全凭脸蛋儿,这跟现在的选先进差不多,关键还得有事迹。

要说王昭君就不能不说匈奴,王昭君就是和亲和到去匈奴的。秦汉年间,匈奴一直是中国北疆的大患,这也怨不得匈奴,人家那边生活太苦了,中原这边偏偏又锦衣玉食极尽奢华。这帮人骑着马跑的飞快,大汉也打不过人家。刘邦亲征匈奴的时候,给人家围在山西的白登山上,最后还是靠走了匈奴皇后的后门,才使匈奴撤兵。刘邦回来后一琢磨,这匈奴原来这么听老婆的话啊,就此想出和亲的办法,给匈奴单于送老婆!这才换来大汗边境的暂时安宁。到汉武帝时期,大汉天子的大头症犯了,穷全国之力征伐匈奴,到是把人家打败了,边防安宁了,但是汉朝的国力再也没有恢复,就此走上了下坡路。那时候农业社会,经济基础薄弱,根本打不起仗,汉武帝一发彪,高祖、惠帝、文帝、景帝70多年的积蓄全给他折腾没了,汉武帝死后,他的继承者因为这个原因甚至连庙号没有给他。到了王昭君的时代,也就是汉元帝刘奭,已经是汉武帝的孙子的孙子了,匈奴内部混战,单于呼韩邪归汗,刘奭为了安抚他,就又想到了和亲的办法。

呼韩邪选中王昭君的时候,刘奭还没见过她的面,等到给呼韩邪送别的时候,刘奭一见王昭君的面,立刻惊为天人,那时昭君已经25岁,进宫已经9年了,刘奭选王政君的事前面咱都说了,他其实并不喜欢王政君,之前是喜欢司马良娣,之后是宠幸傅昭仪,偶尔想换个女人睡觉,也是靠看画像来选择。王昭君因为不给宫里专门画肖像的毛延寿行贿,而被他画的很丑,因此之前一直就没能进刘奭的眼,今趟刘奭一看这么漂亮的女人要白送给外国人,心里自然不愿意,但是天子金口玉言,也不能再反悔了,但是仍然不由分说在王昭君走之前,把她叫进宫睡了两晚了事。

王昭君选择涉外婚姻可不象今天的中国小女人一样,人家那时候是不得已的事,已经25了,再不嫁人,也就是个终老宫中的命运。要知道汉朝人的平均寿命也不过就是25岁啊!王昭君的出发点其实也未必就是为国为民,可毕竟她客观上经受了耻辱,而这些耻辱也确实为大汉北疆的稳定起到了不可代替的作用。

她出嫁匈奴40年,刚开始的时候,丈夫是70多岁的呼韩邪,没几年就把呼韩邪折腾死了。这和现在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人专找那些有钱老头道理差不多,在床上杀死对方是唯一合法的谋财害命。可惜的是,王昭君那年月,匈奴是收继婚制,呼韩邪死后,他的儿子又娶了王昭君,很快呼韩邪的儿子也艮屁了,他的孙子又娶了王昭君,到这时候王昭君的儿子、女婿已经完全掌握了匈奴的军政大权,她是不是真的想回来则只有她自己知道了。王昭君去世后,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傍黄河水。后人称之为“青冢”。

历史学家翦伯赞有诗为证:“汉武雄图载史篇,长城万里尽硝烟。何如一曲琵琶好,鸣镝无声五十年。”老人家当年打印度时说,一仗至少要保50年的边疆稳定。一场中印战争也不过就王昭君的稳定水平。汉武帝虽然能打,打了几十年,把家底都打光了,大汉朝也没能安稳几代,所以说,你再能打也比不了女人,一个女人就能顶50年稳定!所以说,论中国历史上对国家贡献最大的女人,论中国历史上最牛的女人,我投王昭君庄严的一票!

作为和王昭君同时代的王政君,我一直怀疑她能在后备老婆选拔中被刘奭选中,很可能不是记载所说的由刘奭直接对所有进入复试的候选人进行面试,说不定也是由宫廷画师毛延寿手绘若干角度之画像,供刘奭挑选而已。那么,王政君当然就需要和毛延寿适当贸易一下的了,否则,你再有心计,人家不照你的样子如实地画,一切仍然很难说。

女人的命运有时候就是掌握在毛画工这样的小人物手里,女人们在将大男人们既定为征服目标的时候,也切记不可忽视这些小男人。

上海中医医院排名前十名_上海明珠医院中医科邀请李行能主任坐诊

郑州治疗前列腺炎的专家

南京看自闭症哪家医院好_江苏南京治疗儿童自闭症的医院